夹击妹抖

绝交(四)

久等了~>_<~@

“呐,绘里里呀,别生气了嘛!”
“我没生气。”
东条希眨巴着眼睛盯着绘里,一副“你看你明明就在生气嘛”的样子。
绘里深呼一口气,其实她还蛮惊异的,要是换成平时,她绝对会说出一些很难听的话——在家族里,背信被当作最不可原谅的事。
“你要记得,信用是你的唯一决不可丢失的东西。”她记得父亲这样对她说过。
绘里站起身来,也不去看希。谁料到东条希伸出手硬是拉住了绘里的衣角,“你……”
“绘里里,我……”
绚濑绘里转回头,惊讶地发现东条希的眼眶里有晶莹的东西掉落下来。
她哭了。
她冷静下来,但是还是轻描淡写地说:“我以为今早你会等我一起的……就像昨晚承诺的那样。”
那双红红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我……”又像是有什么委屈一样,说了一个开头又不说下去了。东条希低下头去,手攥着绘里的衣服松了些。
这时,倒是绘里有些慌了,东条希没有给她任何一个合理的解释,她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
难道我误会她了?
绘里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在她颠簸的这十六年人生里,她都是一个独行者,她总觉得,生活不是属于自己的,什么都在父亲的掌控下——什么时候是家庭的时间,什么时候是教育孩子的时间、什么时候是工作的时间、什么时候是——去和情妇调情的时间。当然了,她就乖乖做那个被掌控的人就好,表现得冷静些、沉着些,她不需要多么精明,但她要表现得足够有包容力。
远离了家族,远离了父亲,她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不够“绚濑绘里”了。
“东条同学……”她心软了。
“绘里你……为什么要这样看我呢?”那只抓住自己的手终于完完全全松开来。东条希背上自己的包走出教室。
绘里一个人留在原地,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姐姐?”亚里沙哭笑不得地提高了音调,绘里这才反应过来看向她。
“怎么了吗?”
“姐姐,你是遇到什么困惑的事了吗?”
“……”绚濑绘里看着妹妹的眼睛——亚里沙是个社交小天使,“的确有件事……”她感到有些羞愧,作为姐姐居然在这种小事上还要妹妹的帮忙。
“姐姐告诉亚里沙吧!亚里沙很想听听姐姐的烦心事呢!”其实在亚里沙心里,绘里都是无所不能的样子,对人有些冷淡,她完全没有想过要去和姐姐争继承人这种东西……她觉得姐姐就是一个标标准准的领导者,她呢?在父亲那里当一只小绵羊就行了……反正姐姐也不会伤害她,把本该属于姐姐的东西献给姐姐……不是理所应当吗?
绚濑绘里想了想,只好把今天和东条希闹别扭的事情告诉了亚里沙。
“她没有遵守约定……可是她好像没有意识到这点一样!”绘里提高了声音,“我很不能理解。”
她说得有些忘乎所以,讲到这里才回过神看向妹妹。
然而,亚里沙完全呆住了。
姐姐竟然整整一天都在纠结于别人的错误,而且还故意不理那个人,现在还在想该怎么和那个人继续好好相处下去……
以前,姐姐瞒着父亲从外面捡回来一只狗,结果家里的仆人把它扔了出去,然后就再也找不到了。绚濑绘里只是微笑着没说一句话,但后来没过多久那个仆人就被辞退了。
亚里沙小心翼翼地,她也害怕自己成为那个被姐姐厌恶的人。
“姐姐你……不生气吗?”
“当时……等了她好久……到了教室却看到她安安稳稳地坐在座位上时……有一些吧……”绚濑绘里脸红着答道。
“其实姐姐你……很喜欢那个人……对吧?”
绘里怔怔地看着妹妹,喜欢?这样想来,自己的确挺喜欢希的。虽然才认识不久,但是每当希的那双眼睛看向自己时她都有种久别重逢般的亲切感。
毕竟是和祖母一样的瞳色呢。
她这样自顾自地想到。
“可是她明明说明早见的,却自己一个人去上学了。”绘里说。
亚里沙禁不住笑起来,“……等等,你说她说明早见……就只是这样吗?”
绘里眨眨眼。
“这也叫约定吗?”
“……”绘里有些不明所以。“怎么了?”
亚里沙大声说道:“家族里代表约定的话在日常生活里可不见得适用啊!”
她看见姐姐那张冰山般又冷又精致的脸上呈现出丰富的表情。
“这么说来,我真的错怪她了!”
“亚里沙,我要怎么办比较好?”
“我要道歉吗?我要怎么道歉啊?”
亚里沙看着眼前这个完全慌乱了的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