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击妹抖

决意

(短篇,故事发生在鞠莉去美国前的一个夜晚。)

    松浦果南一把拉过鞠莉,扔给那人一个冰冷的眼神。
    “离她远点。”她这么说道。
    男人握紧了拳头,嘴里咒骂的言语几乎就要出口。
    有人从一边向他走近的一步,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肩上,男人能感觉到那只手上的力度。他转过头看去,一个穿着西服的中年男人正盯着他。
    “我是店长,请问有什么麻烦吗?”
    店长笑眯眯的样子,却满脸写着“你就是那个麻烦”的不友好字样。
    男人回头看那两个女孩子,已经走到店门口了,他不满地仄仄嘴,干瘪瘪地说道“算了。”然后往后拿起自己的衣服,顺便干掉杯子里剩下的白兰地。
    “客人慢走。”自称是店长的男人仍然笑眯眯地说道。
等那个男人走后,樱子开口调侃道:“店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男人挠挠头:“哈,刚才那位是小原小姐……你知道的吧?”
    樱子歪了歪头。
    “小原家的千金呀,开店时多亏了小原老板的资助……”
樱子这才恍然大悟,她连忙点头,一边说着“哦,哦……”
    店长摇摇头:“下次可别把小原小姐给怠慢了,刚才挺危险的……”他想起来接小原的那个女孩子,和她那一脸无所畏惧的样子,“不,小原小姐还是未成年吧……下次……如果有的话,别给她喝酒了!”
    店长再次摇了摇头,抛给樱子一个无奈的表情,“好好的女高中生干嘛对酒撒气啊……”

    怀中的人不安分地扭来扭去,松浦果南忍不住喃喃:“这到底是哪一出啊?”
    “嗯……”鞠莉长长的金色睫毛轻轻抖动——显然,车里有些过于闷热了。
    果南叹了一口气,将自己这边的车窗稍微打开些,风吹了过来,发出“呼呼”的声响。
    “果南……”小原鞠莉醒了过来,笑着凑过来。
    果南不客气地挡住她的脸,“很大的酒气呀……”但其实,她一点也不反感从鞠莉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酒精味,只是松浦果南不想让鞠莉看到自己红透的耳朵。
    只是小原小姐完全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果南……”她再次喃喃道。
    果南手上一松,鞠莉就直接趴到了自己身上,好像很舒服的样子,还在果南怀里蹭了蹭。
    她的动作让果南想到了猫,反正对方也睡着了,果南稍微整理了一下鞠莉的裙角,没有再把鞠莉推开去。
过了一会儿,她听见轻微的震动声从鞠莉的手提包中传出,是手机来电。
    她看了看鞠莉的睡脸,不忍心把她叫醒。于是果南拿出了鞠莉的手机,几乎是看到来电显示“Daddy”的同时,鞠莉在睡梦中说道“Dad,don.t…”
    果南愣了愣,她想到那天自己一不小心偷听到鞠莉和班主任的对话——好像是出国的问题……
    来电的震动声渐渐停了下来,松浦果南涌起一种难言的感情,这种感情促使她擅自点开了鞠莉的手机。
    密码?她几乎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的生日输了进去……其实她还挺不确定的,是黛雅的生日还是自己的呢?不过黛雅的生日也太简单了……
现实是密码正确。
    果南看到了一连串的已读邮件——
    “mari,美国这边的申请我们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就差你过来。”
    “偶像?爸爸支持你的做法,但是要适可而止。”
    “玩也要有个限度,你要是再这样任性,爸爸妈妈都要生气了。”
    “孰轻孰重你自己应当有分晓。别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
    “这周之类给我答复,我希望你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松浦果南难受极了,“真是的……”她关掉手机把它放回那个手提包里。
    她还能感受到那个抱着自己的人的体温,她轻轻抚摸鞠莉的头发。
    金色的,却无比柔顺的发丝在她的指尖摩擦。
    果南在心里下定了决心——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的未来、你的心情,就是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东西了。
    她突然想起什么来,小原家的钥匙在哪里?
    “鞠莉?”她轻声唤道。
    小原鞠莉仍旧睡得死死的。
    果南不太情愿地在鞠莉的手提包里翻找一番——没有。
    难道在她的衣服兜里?
    她伸出手去掏鞠莉长裙边上的裤包。
    这个动作尴尬极了,果南触到了那藏在薄薄的裙面下女孩胯部的曲线……
    她涨红了脸,连忙抽回手……
    还是没有啊!她在心里叫苦。
    松浦果南顾不得多想了,现在已经很晚了,她转过头向司机说道:
    “不好意思,请掉头吧,我们换一个目的地。”
    ……反正鞠莉又不是没有在自己家住过。

    “小姐,到了。”
    “嗯,谢谢了。”
    果南付好钱,自己先下了车,又跑到车的另一边拉开车门。
    “哎呀,需要我的帮忙吗……”好心的司机话还没说完。只见果南一把就把睡熟的鞠莉以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
    真是好臂力。司机用惊羡的眼神看向果南,走下车帮忙关车门。
    “那祝两位晚安了。”他向果南示意,随即开着车离开了。
    松浦果南抱着鞠莉,夜晚的凉风徐徐吹来,她感到惬意,又有点悲伤,假以时日,鞠莉身赴美国,她只能一个人呆在这冷风中了。
    这个时间,父母都已经睡了。屋内只留下微弱的灯光等待着还未归家的自己。内浦的海面泛着光,果南朝大海看去,又看向怀里的鞠莉,她感到自己心中的决意仍然坚守着,于是转身走进自己的家门。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