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击妹抖

永远。

[鞠南黛
设定:)
背景(大概会中二了点)
  三年级毕业后的第一个冬天,外星生物入侵,世界各处因为生物入侵发生了许多基因变异现象。变异者大多获得了一些超自然的能力,军方和变异人共同抵御外星生物入侵。同时,地方家族间也在混乱的局势下上演着各种各样的内战……
人物
  松浦果南:“高速位移”配上自己惊人的体力,变异事件后 常被军方委托保护平民。珍视着黛雅和鞠莉,因为自己的委托而错过了保护鞠莉的机会,导致鞠莉受伤失忆。后鞠莉失踪,太过着急,和黛雅产生了误会和隔阂。
  黑泽黛雅:“狙击手”的能力让她可以做到远距离射击百发百中,因为觉得结衣和自己从未见过面的妹妹很像,所以作为前辈常常指导她。鞠莉失踪后,黛雅彻底放弃了近战的攻击模式,于是把贴身的小口径手枪送给了结衣作为生日礼物。   和鞠莉果南青梅竹马(和动画中差不多),地球变异事件后,对鞠南的亲密无间有一点点的嫉妒,鞠莉失踪后,黛雅被卷入家族争端中。被家族野心家交代要完成杀死果南的任务,同时果南因为太过着急寻找鞠莉,又不理解自己,导致正文部分闹翻。
  小原鞠莉:地球变异事件后,三人中唯一没有获得特殊能力的人。擅长管理经营和交际,一方面总是被果南黛雅保护,另一方面也在保护着这两位好友,防止她们卷入各种争端中,失忆后仍然觉得自己要好好珍惜两位好友,后失踪。
  小林结衣:被黑泽家族捡回来的孤儿,被养父母所深爱着,为了回报黑泽家族把自己困在战斗的囚笼里,总是觉得自己天赋不够而愧疚。后来遇到黛雅,憧憬着黛雅前辈。本想着能帮到黛雅,没想到却犯下无法弥补的错误……

(ps.正文部分大概会以片段形式呈现)

正文:
(一)
  果南忽地就红了眼,“我一直都全部地信任你 ……小时候也好,现在也罢。”
  黑泽黛雅咬了咬嘴唇,“所以每次都把 烂摊子扔给我——在你眼里……这就是所谓的信任吗?”
  明明是自己来找她,对面的人却先落泪了,松浦果南觉得情绪就像无形的海水包裹了自己,令人窒息,又无法逃脱。
  “黛雅……”有什么办法呢?她就是这样害怕泪水的人。
  “二年级的时候,说不干就不干了的人——是你……“她握紧了拳头,“对回来的鞠莉不做任何解释,你知道我夹在中间有多难吗?”
  果南说不出话来。
  “鞠莉失忆了,第一个得到消息的人是我吧——你以为我就不难受吗?”
  “我也……很痛苦……”
  “黛雅……“
  黑泽黛雅抬起头来:“你永远也不明白。”
  她的墨绿色的瞳孔带着绝决的冷漠,又像是空洞一般毫无光彩,果南正准备开口,她觉得自己要说点什么。可是——
  一颗子弹穿过了她的左肩。
  “嘭“地一声,她倒吸了一口气,只感到疼痛感涌来。
  “我……”但她仍然觉得自己要说点什么,即使眼前忽地变得又暗又模糊,腿上也失去了力气。
  “你永远也不知道。“果南倒了下去,地面比她想象中冰冷太多,她忍不住打颤,只能努力地支撑着眼皮,还有什么没说呢?
  她看不到好友的脸,于是闭上了眼睛,她忽然意识到,还有好多好多想说的话,还有好多好多没有传达到的感情,鞠莉还没有找到呢,可是好像来不及了——她有点不甘心,可是地面太冷了……
  讷,黛雅,你还愿意听我说吗?
  接着,松浦果南陷入了一片黑暗。
 
  黑泽黛雅觉得自己在做梦,一个很可怕的噩梦,她希望现在能有人把自己叫醒了,然后自己还是三年级的样子,在Aqours的队伍里和大家一起绽放着青春。
  她颤抖着走向前去,然后跪了下来。“果南?“
  她又说:“果南?”
  心中的弦断掉了——“你永远也不明白。”她记得自己刚刚是这么说的。
  不是她开的枪——她的身后还有那个喜欢跟着自己的后辈,那个射击了果南的人。
  “黛雅前辈?”结衣有点困惑,她的手上还拿着那把小口径的手枪,她以为前辈会表扬她来着,自己替她完成了任务。
  黛雅站起身来,她倒变得冷静起来了,不紧不慢地从腰间抽出一把小刀。她清楚地知道着两件事:第一,果南被射中了;第二,如果不是自己,果南不可能中弹。松浦果南的能力是高速位移,在危急时刻,甚至可以超过音速,谁能打中她呢?
  她恨开枪的人,恨自己曾经指导过她,还把小口径的手枪送给她作为礼物——一切都是自己种下的因果,她明白起来。
  “前,前辈……”求生的本能让结衣不自觉地举起了手枪——可是她立刻就把枪放下了,“抱歉,我……”
  与此同时,黑泽黛雅的匕首插在了她达到胸口上——“狙击手”的能力虽然不专门针对近战,但运动神经系统的提高让黛雅的动作也快得惊人。
  鲜血从伤口流了出来,这是毫不留情的一击,结衣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但对上黛雅那冰冷的眸时,她什么都明白了——
  “我怎么可以把枪口对准你。”她无奈地呢喃。到最后,自己没有帮到黑泽前辈一点忙,反而杀了她最重要的人。没用的家伙。她在心里自嘲了一声,手上的枪终于滑落在地。
  黛雅轻轻地俯下身去,把果南抱起来,她看着好友的脸,总是显得疲倦的眼睛微微下垂,仍是当年的模样,只是这紧闭的瞳中再也不会为谁而绽放光彩。
  她忽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不被理解的苦闷、不被重视的孤寂、还有那些难言的酸涩与纠结。她唯一仍能感受到的,是对鞠莉的思念。
  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她的世界正在土崩瓦解,黑泽黛雅吻了吻果南的头发。
  “晚安,果南。”她说到,然后从地上捡起了那把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晚安,鞠莉。”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