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击妹抖

绝交(五)

迟到的生贺,虽然也算不上生贺……

绚濑绘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已经使出浑身解数来道歉了。
“希?”可是东条小姐还是对她不理不睬,自己努力低头示好的样子像极了一只落水的狼狗,怂拉着耳朵。
“伦,你说这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名为伦的顾问女士低下头,低声道:“绘里,不如说你这样把东条小姐关起来会让她更生气的。”
绚濑绘里眨了眨眼睛,“可是我不关,她就要跑。再出什么事怎么办?”
“我想东条小姐是知道分寸的人。”
“她知道分寸?”绘里禁不住笑起来,“那还去那个什么酒吧喝那么多?”
“依在下看来,东条小姐的酒量是很好的。”
“那家酒吧的酒还算正宗,这个我是可以担保的。”绘里还算是个有原则的人,她说到这里,忽然又转头盯着伦,“你的意思是说,酒量无敌的东条希因为我的缘故对酒的免疫力瞬间减弱了?”
伦答道:“绘里,你这样想挺好。”
她无奈地错开视线,不去看自家老板那自豪的神情。和工作时相比,反差也太大了。她在自己心里吐槽。
“唉,我到底怎么办啊?”绚濑绘里又耷拉下脑袋。回想起来,自己好像总是用这样的问题去劳烦他人。上学的时候是亚里沙、妮可,甚至还有真姬,现在是伦,虽然她觉得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毕竟亚里沙是自己的妹妹,而妮姬那两人……也没少麻烦自己,伦的话……接任家族生意以来,伦就一直跟着自己,她不是原家族的人,是自己亲手栽培出来的人才,当然值得信任。
“或许……”
绘里期待地看向伦。
女性对恋人不满的情绪大多源于对方的不完美,绘里的话,看来不是这个原因,那就是……
“厌倦?”
绘里有些不高兴了,“厌倦?”她自顾自地重复道。

其实绚濑绘里心里明白,东条希的身份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但是她觉得无所谓,在她真的成长成为现在的绚濑绘里前,她已经将自己无数的弱点暴露给了希,她甚至曾把自己办公室的密码设置成希的生日,当然这件事被父亲发现了,接着自己被狠狠地教训了,差点还从王座上被扔下来。“你能够完全相信的,唯有你自己。”父亲竟然不惜派人暗中去跟踪希,但她在希的身边早就安排了人,两派人甚至在各自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碰到了一起,说声“好巧啊”然后接着干各自的事。
最后,父亲那边得到的情报是:没有发现东条希有可疑举动。
绘里得到的情报是:未发现有可疑人士,除了前leader的侦查员。
当然,东条希可能是超一流的间谍,所以家族的人都找不出她的马脚,绘里不排除这个可能,可是她每次想到这个猜测却忍不住倍感荣幸。
“我的希是间谍……这也……”
……太酷了,她把话憋在心里。
所以 后来,她就放弃治疗了。

“我的女儿,我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固执。”
“算了吧,父亲。”
“我只是相信她。还算不上固执。”这是她第一次向父亲顶嘴。
接着,那个风度翩翩的金发老头就打了她一巴掌。
“你应该多学学你的母亲。”
学什么?隐忍?绚濑绘里没说话。还是说对你言听计从?
高中毕业后,父亲就把她和亚里沙重新安排回家族,根本就没有考虑她和妹妹的感受。
她好歹还提出了工作之余要在东京上大学的要求。
而亚里沙恐怕只能再次接受转学的命运了,而且回来以后她们姐妹俩很少见面了。

希和自己上的是同一所大学,工作的事先不说,但绘里年级第一的学业成绩多多少少要归功于希帮她补习。希的父母满世界跑生意,于是和高中时一样,希就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了房子。
绘里很想让希住在自己家的大房子里,可是那座家族的建筑不属于自己,至少那个时候还不属于,并且金碧辉煌的正厅里总是有各式各样的人物出现——律师、政府官员、家族内的人,甚至还有乔庄过的记者。自从第二代女主人也死于非命后,她的父亲好像就没心思去维持这个名为家的地方清静。绚濑绘里不愿意让希看到这样复杂的家族公事,如果终有一天,这所房子将归于她,她一定不会让闲杂人等踏进自己的家门。可是,这毕竟也是五年后的如今才发生的事了。
“希,一个人住还是会寂寞的吧?我可以常来拜访你家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绘里里,当然可以呀。”
“是常来哦!”绘里强调道。
“嗯,其实我也……”东条希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我也很希望你能来。”
这是为数不多的一次,希向自己展示出她寂寞的神情。

可是今天,伦告诉她了一个叫作“厌倦”的词语。
绘里慌乱起来,她从来不曾这般手足无措,包括那次八神家的狙击手对准了她的脑门。
“厌倦?”
“不不,绘里……我只是随便说说……不不不,我是说我随便举一个例子……”伦连忙说,她可招惹不起她的leader,“您看……情侣不常常这样吗……”
她发现自己好像说漏嘴了一个公认的秘密,“情侣”这个概念或许当事人自己都没自觉。果然……
“情,情侣?”绘里转过头。
“不不,绘里……我不是说……也不是……”伦发现自己彻底解释不清了,她放弃地低下头道,“对不起,我说错话了,还请您责罚。”
绘里和希的关系除了自己、原leader(也就是绘里的父亲)、亚里沙小姐、张知道外,家族内的人都了解的很少。伦担心,要是那些家族长老知道了,绘里能在这个位置上撑得住多久,毕竟那些老一辈都喜欢用黑枪说话。
“……算了,但是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我和希是……朋友……”绘里叹了口气,严肃又不太冷静地说。
“是。”伦仍然低着头。她当然不会把绘里和希的关系告诉其他人——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绘里时,她侧着身子,也没看自己一眼,伦是个新人,倒也没报希望这位准leader能多看上自己一眼。只是……绘里刚刚放进包里的,是个戒指吧……还那么眼熟……
伦有一个优点,那就是眼神很好。
她只看了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和自己的老同学东条希配对的戒指。她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会儿,确认可以把问题问下去,于是她说道:“绚濑小姐……认识东条同学吗?”
绘里这时转过了身,让自己能够正视她的眼睛,那是一双天蓝色的眼瞳,绽放着澄澈的光,她看了自己一会儿,才回答道:“是同学而已。”
那就是对于伦来说一切的开端,绘里很赏识她,没有绘里的看好 她绝对不可能以这样的速度晋升成为今天的总顾问,她很感激她。同时,她也是最清楚的,绘里和希有多亲密……
“情侣”一词来形容,真是不足为过了。
她跟在快步走去见自己父亲的绘里身后,“没有人会对绚濑绘里感到厌倦,”她在自己心里笃定道,所以她一边后悔刚刚为什么要吐出“厌倦”这个词,一边困惑,这俩人到底是出什么问题了?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