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击妹抖

绝交(三)

(三)
    绘里在高中时遇到了希,作为一个转学生——原因嘛,说起来蛮委屈的,有人冲着她的母亲开了一枪,作为对家族的报复,导致家族失掉了一笔大生意,网上传着一些不好听的话,绘里的父亲一方面痛失爱人,一方面又要处理公司的大小事务,当然没空去安慰亚里沙,也没空去管绘里在学校因为流言蜚语而遭受的各种不公平遭遇。
    有个姓上衫的高管提议送两个乳臭未干的继承人去远离家族生意的地方接受教育和保护,而这个提议被父亲默认了。
    “姐姐,你是不会离开我的吧?”绘里记得在去往音乃木坂的车上,亚里沙泪眼汪汪地问自己。
    她看着亚里沙觉得她就像许多年前失去亲生母亲的自己一样,孤独、迷茫、无比乏力。她对继母其实也不是没有感情,继母对自己不坏,虽然比不上对亚里沙那般的呵护,至少她在生前努力地尝试过了——去当绚濑绘里的母亲。
    只是她对母亲这个词的印象早已定格在了躺在棺木里还带着微笑的那个人那里。母亲在自己十岁那年永远地闭上了眼睛,绘里见到她时,她只是微笑着,安详地沉睡了。仿佛死前她忘记了自己遭遇的所有不公,背叛、欺瞒、压力都离她远去,只是……绘里小小的脑袋里想:她会舍不得自己这个女儿吗?
    一年以后,准确来说不到一年,在十二月的一个日子里,父亲牵着一个和自己有着相似发色的小女孩走到她的卧室门前——
    “绘里,这是亚里沙。”
    她知道,亚里沙曾是父亲的私生子,而现在,她将名正言顺地成为自己的合法妹妹。绘里发现亚里沙只比自己小三岁,她用冰冷的目光扫过父亲身后的女人,尽管对方正用自认为是世界上最温柔的笑容面对自己。
    她承认,那个时候自己有些恨她,但她绝对不曾恨过亚里沙。她承认她总是尽量避免和那个女人有亲密接触,但是她也知道接过女人亲手为自己做的便当时,要说一声“谢谢”。
    她甚至惊讶于自己的健忘,以及在得知那个女人被冷枪杀死后,内心划过的悲哀。
    “亚里沙……姐姐会陪着你的。”绘里拍拍亚里沙的肩膀。

    她把自己的心小心地封闭起来,把马尾高高束起,总是冷着脸,低头即是功课,抬头即是老师。“我叫绚濑绘里。”她一本正经地应付老师让她做个自我介绍的要求,听见同学们的窃窃私语,只是不理不睬。
    “姐姐你在学校不会也这样板着脸吧?有人敢跟你搭话吗?”
    亚里沙笑嘻嘻地问她,她现在在另一所初中里上学,看样子几乎忘了母亲去世的现实了。
    “亚里沙管好自己就好。”绘里轻轻地推开妹妹,还她一个不算僵硬的笑容,“我们不惹事就是为父亲最大的分忧了。”
    亚里沙不满地嘟囔道:“明明他都不管我们了……”
绘里没有看她,她知道父亲永远是父亲,她从不忤逆他,因为这不是有好下场的事。
    她没有告诉亚里沙,其实不仅有人和她搭话(虽然她们都不太开心地离开了),而且还有一个叫作东条希的女孩子今天下午和她一起作伴回家。
    绚濑绘里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和同龄孩子悠闲地跨过放学后的校门,聊一些琐事,吃一些垃圾食品……
    也没什么不好,其实她一直渴望着一种正常的生活,她其实不喜欢回家总要跨越一片私人花园,也不喜欢总是坐在漆黑的奔驰上下学。
    她想到东条希绿色的眼睛,那是和祖母一样的瞳色。一定要说的话,她来到音乃木坂后最想念的人就是祖母了。不过这是个秘密,她不想让父亲知道,也不想告诉亚里沙。
    “好啦,快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亚里沙有点不情愿地回应道:“那晚安。”
    “晚安。”
    绘里拉开房门,朝着床的位置倒了下去。今天已经很累了,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能睡着。
    但是她拼命睁开眼睛……“那绘里……明早见咯!”
    绘里有点期待,这将是她第一次和同学一起早起上学。

评论

热度(21)